栏目导航
最新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最新新闻 >
海峡刺鲀——台湾海军鱼雷艇极简史
发布日期:2021-11-25 01:11   来源:未知   阅读:

  鱼雷艇一度是自辛亥革命后至抗日战争开始前,中国海军最为重要的作战舰艇之一。在抗战中,无论是中央海军、广东海军还是电雷学校的鱼雷艇多数损失,仅存的一艘原中央海军的“湖鹰”级已经十分陈旧不敷使用,一艘原电雷学校的德制S-7型鱼雷艇则随第二舰队起义参加了解放军,一艘都没带去台湾,且位于江西湖口的水中兵器研究所亦未能迁往台湾,连同其留存的一百多条“万国造”鱼雷成了解放军的战利品。而重建的海军最初对于鱼雷艇这种小东西也不大上心,对于接收的日本鱼雷艇并未加以重视和使用,直到主力舰“太平”号护航驱逐舰被鱼雷艇击沉,才燃起了对这种曾经拥有,却早已冷落的小型快速攻击艇的欲求,于是台湾海军鱼雷艇的故事也就由此开始……

  有一句成语叫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话拿来形容海军实在很是恰当。有资料显示,早在国军收复台湾时,就获得了日本海军遗留在台的鱼雷艇六艘,其中25吨级的三艘,15吨级的三艘,35吨级的被命名为“安平”、“安宁”、“安康”,15吨级的名为“安庆”、“安仁”和“安泽”。虽然给起了中文名字,不过国军似乎并不把它们当做是自己的东西,并没有运到具有舰船设计建造的地方(以当时的中国来说,大约也只有江南造船所了)进行研究,也没有带到江西湖口进行恢复鱼雷艇功能的试验,六艘日制鱼雷艇都只是作为“差艇”(杂役船)使用了一段时间,在1948年之后,就从各种记录中消失了。

  查阅史料可知,25吨级鱼雷艇很可能是T-25型(属于乙型鱼雷艇的亚型),木壳钢骨,各方面技术参数与作为日本鱼雷艇典型的T-1型都很接近,但航速只有可怜的26节,搭载两条97式450毫米鱼雷和一门98式20毫米机关炮或两挺13毫米重机枪,鱼雷采用滚落式发射,T-25型鱼雷艇一共建造了55艘。15吨级的可能是同属于乙型鱼雷艇亚型的T-14型,长15米,宽3.6米,吃水0.6米,排水量14吨,由于艇体小型化,航速得以提升,在使用一台71号6型发动机的情况下,航速超过32节,这种艇采用小型艇上少有的艏楼船型,搭载鱼雷的后甲板要比前甲板低一层,有效降低了重心,增强了稳定性,同时给船体铺设装甲,加强对油料舱的保护。驾驶室后布置一门20毫米炮,后甲板两舷有2枚鱼雷和6枚深水炸弹,鱼雷通过投放架释放。从1944年10月开始生产,计划建造83艘,但只完成71艘,这已经是日本鱼雷艇建造数量最多的一个型号了。

  从1943年开始,日本动员本国和占领区有条件的船厂甚至桥梁制造单位大量建造乙型鱼雷艇,计划在两年间生产各种小型船艇1500艘,但在战争末期又放弃了鱼雷艇建造计划,转而制造更加丧心病狂的“震洋肉弹摩托艇”(自杀攻击艇)。而这些鱼雷艇的性能也不怎么样,实际上,100吨不到的小型攻击艇,最大航速连40节不到,都是很糟糕的性能了。对于抗战胜利后获得了大量中小型舰只,实力“井喷式”上升的海军来说,也难怪他们对于这些日本鱼雷艇不屑一顾了。

  不过,退到台湾的海军很快就会意识到,无论有何种理由,当年轻视日本鱼雷艇都是错误的,并且他们还需要付出代价去纠正这个错误……

  1954年11月14日,海军“太平”号护航驱逐舰在浙江定海附近海域遭解放军海军鱼雷艇伏击沉没,该舰是二战后毁于鱼雷艇手中吨位最大的军舰,受了刺激的台湾当局发起了所谓“献舰复仇”运动,号召社会捐款购买鱼雷艇与解放军海军鱼雷艇抗衡。当时正急于恢复生产力的三菱公司拿下了两艘台湾海军鱼雷艇订单,日方提出了一个方案,铝制艇体,标准排水量34吨,航速仅25节,于是台湾当局为这两条艇各装上三台P-51战斗机的水冷式航空发动机,搭载两条日本遗留的97式450毫米航空鱼雷时,航速能达到40节;这种鱼雷航速快,但射程相当短,45节航速下只能航行5500米。与旧日本海军的大多数型号鱼雷艇一样,“复仇”号及其姊妹艇“雪耻”号均没有鱼雷发射管,而是采用滚落式发射鱼雷,从各项性能上看,这两条战后日本建造的鱼雷艇本质上不过是日本乙型鱼雷艇的继续发展型号罢了,早知如此,若当年好好研究一下获得的日本鱼雷艇,没准就不必买这号日货了。

  “复仇”和“雪耻”号并没有去找解放军海军“复仇雪耻”,之后台湾海军的舰只依然接二连三地被解放军鱼雷艇送入海底,而台湾海军也在继续寻求新的鱼雷艇。不过由于采用了铝合金壳体,所以这两艘鱼雷艇的使用寿命比较长,台湾海军也乐得让它俩扮演“多重角色”,于是“复仇”和“雪耻”号先后成为过鱼雷艇、巡逻艇和“雄风”-1反舰导弹的发射试验艇(可以认为是台湾海军最早的导弹艇),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就在海军评估日制鱼雷艇之际,台湾的采购部门却从美国弄来了四艘鱼雷艇,其中有两艘很明显是参加过二战的PT型鱼雷艇,它们被台湾当局命名为“建国”和“复国”号。

  在PT系列鱼雷艇中,配备四具鱼雷发射管的型号有PT-9及其后续型PT-10、PT-20及其后续型PT-41、PT-71还有“终极鱼雷艇”PT-103,其中PT-9全部交给了英国皇家海军,PT-103后期拆除了鱼雷管改为使用鱼雷投放架,PT-71的鱼雷管布置与这两艘台湾鱼雷艇出入较大。于是可能性比较大的就只有PT-10、PT-20和PT-40了,再考虑到PT-10建造时间较早,那么可能性更大的就是PT-20和PT-40了。

  按照资料记载,PT-20和PT-40的长度均为23.5米,宽度为6米,排水量33吨,动力装置为三组1200马力汽油机,最高航速超过40节,武器装备包括四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和两个12.7毫米机枪塔。这些特征与“建国”和“复国”号大体吻合,不过台湾方面可能对这两艘参加过二战的鱼雷艇进行了某些改装,加装了简单的导航雷达,两个机枪塔也被移到了比较靠前的位置上。

  二战后,美国名义上销毁了国内所有的PT系列鱼雷艇,其中大部分被付之一炬。不过有资料表明,少数PT鱼雷艇被改造成为民用快艇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于是台湾获得的这两条PT鱼雷艇很可能就是当年保存下来作为民用(或者是警用)快艇的PT艇重新恢复鱼雷艇功能的产物。由于PT艇多以木质胶合板建造,加上当时距离二战结束已经有点年头了,“建国”和“复国”号的状态恐怕难以乐观,因此这两艘鱼雷艇在台湾海军中的记录比“复仇”和“雪耻”号还要少。

  另外两条据称亦是从美国获得的鱼雷艇则更加神秘一些,这两艘分别被命名为“反攻”号和“扫荡”号的鱼雷艇在高速航行时的照片上,依稀可见艇体下方的水翼。从照片上看,“反攻”号、“扫荡”号鱼雷艇的水翼是类似“U”形的半浸式水翼,这样一来,这两艘艇的身世来由就很耐人追寻了。

  按照台湾方面的记录,这两艘鱼雷艇是台湾海军获得过的鱼雷艇里速度最快的,这也许与它们是水翼艇直接相关。通过照片看,“反攻”号和“扫荡”号的个头比“建国”和“复国”号还要小一点,于是排水量再高估也不会超过40吨,虽然照片上的“反攻”号没有配备鱼雷管,但在水翼艇上采用滚落式投放架发射鱼雷实在让人无法想象,因此很可能是拍照时未安装鱼雷发射管。不过对于半浸式水翼艇来说,装备四具鱼雷发射管也有些难以想象,因此推测这两艘艇可能配备两具鱼雷管,除了鱼雷以外,它俩还装备有两挺带防盾的机枪,应该就是12.7毫米M2重机枪。纵观鱼雷艇发展史,我们很难找到关于半浸式水翼鱼雷艇的记载,所以如果能确定这两艘台湾鱼雷艇的确是半浸式水翼鱼雷艇并将它们的身世说清楚,倒是一个可堪填补空白的发现。

  从理论上说,虽然台湾后来获得了“迦伯列”反舰导弹并且建成了“海鸥”级导弹艇,但由于“迦伯列”的射程近且威力小,对于大中型舰只几乎不能造成有效损害。所以说直到上世纪末,台湾并非没有鱼雷艇需求。但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虽然战后鱼雷艇依然发展了一段时间,但那已经是以高速柴油机或燃气轮机为动力,以新型热动力鱼雷或电动鱼雷(后期甚至是自导鱼雷)为武器的高速攻击艇了,与台湾获得的以汽油机为动力,用二战时的直航鱼雷的二战水平鱼雷艇不可同日而语。而台湾对于高速柴油机、燃气轮机和新型鱼雷的开发与制造,迄今为止还没有掌握,两艘“海龙”级潜艇尚且靠通过走私渠道获得的SUT电动鱼雷勉强维持,要研制新型鱼雷艇等于是无米之炊。

  于是,二战水平的“复仇”号、“雪耻”号也好,不知哪里来的PT艇“建国”号、“复国”号也罢,甚至神秘的半浸式水翼鱼雷艇“反攻”号、“扫荡”号也好,都不过是台湾海峡上的匆匆过客罢了……